Christians should not see Karl Marx as their enemy

Many devout Christians nowadays hate Karl Marx and try to blame him for religious persecutions of the 20th century. However, I think that we really have to treasure Marx much more: His religious criticism pointed out deficits, among others because there was actually very close involvement between church and state in Germany at the time.Continue reading “Christians should not see Karl Marx as their enemy”

Political spirits and pluralism

[Based on my previous article: Nature and Dogma – The Objective Good and its limited subjective perception (2020)] Different nations and their societies have their respective political spirit, which represents their historical path and their perception of what politics have to achieve according to their traditional understanding. Therefore, different societies have a different attitude towardsContinue reading “Political spirits and pluralism”

[Paper] 남북대화의 종교문제와 종교교류 6가지 점

남북대화의 종교문제와 종교교류 6가지 점: 종교의 자유를 향한 길/ Six Point Plan on Religious Issues and Religious Exchange in Inter-Korean Dialogue: A Path towards Religious Freedom in the DPRK 작가: Timo Schmitz (티모 스미즈)  – 도이췰란드 2022년 10월 12일 요약: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은 김일성의 주체사상을 사회질서에 근간으로 하고 있다. 이것은 종교가 후진적이며 반과학적임을 가르친다. 그러므로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의 공민들은Continue reading “[Paper] 남북대화의 종교문제와 종교교류 6가지 점”

Pluralism is important in a society

[Based on my previous article: Nature and Dogma – The Objective Good and its limited subjective perception (2020)] It is said that “It’s necessary to greatly distance oneself from the advice of the common people, the majority of all of it being bad and very faulty advice. How much more so, then, is the adviceContinue reading “Pluralism is important in a society”

朝鲜问题:民族自决是统一的途径

作者:Timo Schmitz (德国) 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志愿思想是一个很著名的爱国革命思想。可是它已经在韩朝分裂以前提倡了。所以它影响到两个朝鲜半岛上的国家,可能是和解的机会。(Schmitz, 2022年) 今日朝鲜的解说是这样:“‘志愿’的思想,是金亨稷先生早年踏上民族解放斗争的征途时提出的爱国的革命思想。‘志愿’这一思想,不是以追求个人的立身扬名、富贵荣华为目的的世俗的人生训诫,而是教育人们在为祖国和民族的斗争寻求真正的人生价值和幸福的革命的人生观,是激励人们一代接一代地坚持斗争,一定要光复祖国的百折不屈的革命精神。”(Uriminzokkiri)志愿思想教三大思想准备的教义。“三大思想准备包括哪些内容?[…] 革命者无论到哪里,都要作好三大思想准备。就是说,要有被饿死、打死和冻死的思想准备,不要抛弃当初的远大抱负。” (Uriminzokkiri) 这可以追溯到日本占领时期的情况。朝鲜抵抗战士被监禁,有时受到残酷的折磨。 我们看到金亨稷的抵抗学说是针对整个朝鲜人民的,而不仅仅是针对共产主义者。他让那些反抗日本暴政的人们为即将到来的骚扰和报复做好了准备。他呼吁大家不要忘记自己为自己设定的崇高目标,永不放弃。金亨稷的学说因此具有集体主义的性质,与人民形成了共同的命运统一体。 朝鲜问题是当今国际关注的焦点。19世纪下半叶,西方帝国主义企图在胁迫下开放朝鲜。朝鲜人民试图保护自己免受外国干涉。与此同时,它也饱受封建主义的腐化之苦。志愿思想反对优先考虑外国利益。即使在今天,美国和日本仍在追求朝鲜半岛的安全政策利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认为这是对主权的威胁。此外,朝鲜半岛上的两国互不承认对方为国家,对对方政府的合法性存在争议。然而,只有在两国相互尊重和尊严的情况下,和平统一才有可能。他们因共同的历史、语言和人民而团结在一起。时至今日,双方都在内心深处认同儒家的价值观。 日本吞并朝鲜不仅是国耻,也给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志愿思想恢复了朝鲜人民的尊严。日本投降后,朝鲜人虽然行使了自决权,建立了朝鲜人民共和国,但苏联和美国并没有接受朝鲜人民的意愿。1945 年 8 月 10 日,杜鲁门指派两名值班军官在 30 分钟内在朝鲜半岛划定分界线,万一日本投降这样确定美国和苏联的行动区。两名军官用铅笔和尺子在第 38 度平行线上划了一条分界线。 据朝鲜消息人士称,其背后的目的是将首尔市和仁川港纳入美国领域。四天后,日军宣布投降。该计划于8月14日得到杜鲁门总统的批准,并发送给苏联。苏联的批准是在 8 月 16 日——令美国感到意外。1945年8月21日,数以万计的传单被投放到首尔,内容是接管南朝鲜和建立军政府。9月2日,在日本投降宣言签字仪式后,麦克阿瑟再次宣布,38度线以南部分的朝鲜将被美军占领。演员阵容终于在 9 月 8 日举行。8 月 15 日在吕运亨领导下成立的朝鲜人民共和国在几个月后在胁迫下解体。帝国主义再次取得胜利,给朝鲜人民带来了持续至今的苦难。 结果,一场内战爆发,法西斯势力被击退。 因为美国支持韩国的法西斯政权,他们利用联合国在1950年代初干预朝鲜冲突。这导致了朝鲜战争,在朝鲜名称叫祖国解放战争。即使联合国从这一经验中吸取教训了也不再允许自己被个别国家滥用于自己的目的,那个时代的经历导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至今仍将联合国视为帝国主义工具。事实上,联合国从 1950 年代初的过去吸取了教训,现在是国际外交的主要场所。 结论:朝韩不应互相侮辱,而应意识到自己的共同命运,并架起彼此之间的桥梁。志愿思想可以帮助他们!这一学说将成为两者的良好基础。 文学: Kim Chang Song: Allgemeines über Korea, Band 2: Geschichte. Unter der Redaktion von Kim Ji Ho,Continue reading “朝鲜问题:民族自决是统一的途径”

Religion and Socialism are no contradictions!

The goal of Socialism is to achieve a world in which everyone is treated equal, where there is no more poverty and people care about each other instead of exploiting them, to end their suffering. Judaism teaches that one shall love one’s neighbour, and therefore, to treat everyone with love and kindness, to help themContinue reading “Religion and Socialism are no contradictions!”

志愿:韩朝两国的共同机会

作者:Timo Schmitz (德国) 韩美科学家Knox Kwon 写了:“金亨稷的志愿思想在国内外几乎没有得到深入研究。 他的思想对于理解韩国近代史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关于他的论文或小册子很少,也许是因为对他缺乏兴趣。 更糟糕的是,在韩国出版的一些历史书籍,如果有的话,引用史料和分析事实的显然缺乏客观性。我认为有必要依靠客观史料,认为对金亨稷的正确历史评价有助于更好地了解韩国的历史和身份。”(Kwon, 2013年: “Kim Hyong Jik’s idea of ‘Jiwon’ has barely been studied in depth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His idea is of great importance in understanding the modern history of Korea. Nevertheless, there have been few papers or pamphlets on it, perhaps for lack of interest inContinue reading “志愿:韩朝两国的共同机会”

金正日的红旗思想

作者:Timo Schmitz (德国)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红旗思想是一个1990 年代后期的群众运动的思想。金日成去世后不久,金正日谈到了长期以来一直是个谜的红旗思想形态。它于 1995 年 8 月 28 日在劳动新闻上首次向公众提及。那时候劳动新闻写红旗思想是金正日的新思想。1995年其实是对朝鲜人特别的时期了,因为这是平壤第一次出现定期的教堂礼拜,主体思想突然被把​某事​先​搁​在​一旁了。1990年代,这也是韩国巫师第一次可以在白头山进行祭祀。宗教机构可以突然运作,但唯物主义的世界观真的被放弃了吗?其实宗教机构都要下属那新一个思想。红旗思想教忠于三大革命家:金日成、金正淑和金正日。这样金家成了神的一样,朝鲜人民不得不像上帝一样崇拜他们。红旗思想成了替代宗教! 由于在第一批关于红旗思想的出版物中根本没有提到主体哲学,甚至有人猜测金正日是否会彻底废除主体思想。有趣的是,红旗思想从未被进一步定义。这证实了假设,人民想要在不放弃社会主义叙事的情况下克服纯粹的唯物主义。红旗思想正式意味作为提供主体思想到革命的哲学、一心团结的想法要成为革命的动力、作为确信革命胜利的信念哲学。 统一院第一分析员朴圣勋表示红旗思想只是主体思想的延伸,是通过赋予主体思想象征意义来克服困难。(东亚日报,1997年)在1996年的新年联合社论中,红旗思想被提到了。在一篇题为《高举红旗,推进新的一年进军》的文章说中高举红旗的时候人民要完成主体思想的革命。(中央日报,1997年)朝鲜报纸和广播公司正在鼓励居民为一色化的红旗“总进军进入最后的突击战,带领凯旋行军走向胜利” (ibid.)。正如我们今天所知,金正日未能继续进行光荣的革命,却使朝鲜的人民陷入了非常严重的饥荒。在他的领导下,严重的人权犯罪也得到了证实。金正日在统治的时候,也许2百万朝鲜人离国了,可是在金正恩执政初期,很多朝鲜人回家了。金正日的红旗思想规定了加强军事,而也将流行信仰的元素融入金氏家的邪教崇拜中。共产主义的路道被官方离开了。然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宣传为社会主义的社会、国家谈话。宗教教义隐藏在社会主义的代号下。金正日这样想提出连续性的暗示了。 所以金正日对他的党干部说“我的观念是红色的”或“不要指望我改变”并明确永远坚持社会主义。(中央日报,1997年)然而,朝鲜一直未能将红旗思想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体系提出明确的解释或系统化的理论,因为他只想对他人民解释了他不想改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利益​至上​原则。尽管有这些说法,但他实际上已经极大地改变了国家制度。由于经济的强烈军事化和对忠诚度的高要求,他在短短几年内将朝鲜撕裂了深渊。可是2002年,朝鲜的经济回升了,也突然有进步的。同时,他用先军思想代了红旗思想。但是红旗群众运动作为一种宗教崇拜继续存在。这加强了围绕金正日的领导崇拜。(Schmitz, 2017年) 然而,红旗群众运动也加强了社会凝聚力并使非官方的自由成为可能。例如有些萨满崇拜了金日成和金正日。红旗思想被介绍前,任何形式的萨满教都是被禁止的。可是因为他们为金正日崇拜了,传统的宗教突然被接受了。 可是在21世纪的时候红旗思想的执行怎么转换了?在2001年先军思想已经脱颖而出了,一心团结的原则被提高了,金正日的民族主义占优势了。红旗群众运动的目标是建设强盛的社会主义国家。一切服务于这个目标并且没有外国根源的东西都被视为一种创新。在这种情况下,宣传谈到了红旗群众运动应该推动的千里马精神。因此,金正日的红旗思想与大众舆论联系在一起,这强调了领导的主张。在这方面,红旗思想确保了在不确定时期的意识形态团结。 金正恩写:“赢得三大革命红旗运动是千里马工作组运动的深入发展,是将三大革命的实施与群众运动有机结合,实现人类划时代转变的历史起点并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金正恩,2015年)许多红旗群众组织对金正恩来说似乎很重要,但他也呼吁将它们融入革命。好像那些分组还自主性了,可是2010年代党内有权力斗争,所以金正恩先要呼吁忠诚。因为红旗群众组织崇拜金正恩的家人像神,金正恩可以希望了他们的帮助。为此,他赞扬了他的父亲金正日的成就以及运动的成功:“这位伟大的将军秉持伟大领袖的崇高意志,点燃了赢得三大革命红旗的运动之火,在实施思想革命、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中,奋发有为,取得了辉煌的胜利。”(金正恩,2015年)从他的论文中也可以看出红旗运动的社会支持:“我谨代表朝鲜劳动党,向出席会议的全体党员、全国三革命的旗手、先军时代的杰出人物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他们为建设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做出了巨大贡献。”(金正恩,2015年)该运动的成员以定期举办活动、在重要纪念碑听讲座、为祖国元首祈祷以及在建筑工地和会议场所工作而闻名。换句话说,他们往往是有能力动员其他同志的成员。成员通常来自简单的工人阶级背景。 三大革命红旗争取运动先在1973年或1974年被成立了。大约在同一时间,新教基督教在该国再次合法化。但是,只有经过挑选的教会成员才能加入。重要的是要知道金日成的家人有基督教的背景,一些亲戚是基督教徒。所以1990年时代的红旗运动重新唤醒精神头脑。什么精神?大众的迷信!对金正日最重要的是唤醒王室的老领袖理想。2014年金正恩复习运动的理想好像他想想起那思想的迷信。当然,这意味着服从和忠诚。金正恩自说:“建设富强国家的斗争,本质上是按照金日成金正日主义的要求改造思想、技术、文化各个领域的斗争。” (金正恩,2015年) 文学: Kendall, Laurel: The Global Reach of Gods and the Travels of Korean Shamans. In: Csordas, Tomas (ed.): Transnational Transcendence: Essays on Religion and Globalization.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9, p. 305-326. Tan,Continue reading “金正日的红旗思想”

主体思想的根本基础

作者:Timo Schmitz (德国) 主体思想包括以人为本的世界观(세계관)、社会历史观(사회력사관)和指导原则(지도적원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因为如果一个人思考自己的生活他就有一定的关于世界的看法。当然,每个人要思考自己的位置,所以他发展自己的世界观。可是主体思想教世界有好有错的世界观,好像人可以吃对他好的饭或对他做坏的饭。当然如果人有物质财富他可以买非常好的饭。所以正如一个人需要物质财富来吃、穿和生活,他必须有正确的世界观就可能活得恰到好处。主体思想的世界观看看谁是命运(운명)的主宰者(지배자)和先驱者(개척자)的原则。这应该通过以人为本(사람중심)的世界观来传达。 那每个人有一个世界观,可是主体思想中世界观的意思是什么?金正日说:“一个人如何看世界,采取什么样的立场,所做的是那人的世界观。”所以世界观是对整个世界的看法。世界观有不同的维度,例如:宗教世界观是基于信仰的世界观。其实主体思想对宗教有消极的态度,因为主体思想是唯物主义的。所以主体思想的哲学世界观被朝鲜政府认为是正确的方式。主体思想教哲学世界观是逻辑结构的世界观。 当然,人类生活在与世界,即自然和社会的关系中。即使在朝鲜之外,这也被认为是事实。人不能生活在真空中。可是因为主体思想说唯物主义是正确的,那个思想不可以对宗教徒给空间。因为宗教是很重要的,主体思想不可以包含整个世界的世界观。这可能会导致排斥其他的世界观。因此,主体思想可以用来压制其他世界观。 主体思想的哲学家觉得当原始人看到太阳的力量时,他认为它是神。那些人认为闪电和雷鸣也是神秘的,因为这是一种神秘的想法,他们向神秘的生物祈祷,以避免它们造成的灾难。因为他们相信所有的灾难都是神圣的愤怒。其实这个分析是对的,可是神秘的事情存在。即使原始人自己还不认识上帝,但他们确实认识了神圣的真理。但是主体思想不能接受上帝的真理,对主体家神秘的事只是错觉。对主体家从个人得出关于整体的结论代表一般视图和设置(일반적인 견해와 태도)。换句话说,人对整个世界,即事物和现象的总和,有着更普遍的看法和态度,而对个别事物和现象的每一种看法和态度都与它相关。其实,宇宙中的一切都真的是相连的,而个人有他自己的观点。这很难概括,但是它可以被归类的。 我们感知的世界不是现实的镜子。每个人有自己的感知所以有自己的现实。主体思想不认识这个。主体思想只注重从众!当然一个现实存在,可是人类不会感到那个现实。只有上帝知道完美。我们只认识一部,而不认识整个。所以我们不是完美的!我觉得主体思想不是真的问人类的世界观会怎么样,但是它只会教它自己的思想并要求服从:主体思想教它的思想代表真实的世界观。 文学: Schmitz, Timo: Le problème du maître dans la philosophie Juche (2019). In: Timo Schmitz: Sélection d’articles en français, 2014-2020. Berlin: epubli, 2021. Schmitz, Timo: Das nordkoreanische Wissenschaftsverständnis und die ideologischen Grundlagen der Staatsdoktrin. Trier & Vachendorf: Graf Berthold Verlag, 2022. 김성권: 주체사상원리해설 1: 주체사상은Continue reading “主体思想的根本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