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宗教情况] 朝鲜宗教的概括(二):基督教

作者:Timo Schmitz (德国) 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基督教徒很少。Alton和Chidley建议朝鲜有超过40万基督徒,但我认为这个估计太高了。我认为根据我自己的评估,20,000 名基督徒是一个现实的数字,最多 50,000 人。原因之一是基督教几乎只存在于平壤市。平壤市以外没有基督教社区,各省也没有人对基督教有知识。一些朝鲜归国者在国外接受了基督教。所以,在边境地区可能生活着一些非法基督徒,但只是极少数。我想几百个信徒是现实的。似乎所有基督徒都在国外受洗,地下教会并不存在。(Seliger, 2013年) 关于有多少基督徒被关押在朝鲜的流传数字并不可靠,因为不清楚这些估计值是如何计算的。虽然基督徒是朝鲜受迫害最严重的宗教团体,该国境内仍有合法建立的基督教机构。 朝鲜基督教联盟代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基督新教徒。朝鲜有長老宗和循道宗的信徒。其实金日成家中的先人信了長老宗。在1946年成立了,这个组织在 1960 年消失,可是1974 年突然在一次被建立了。(Daily NK, 2015年) 其实满载1974年,朝鲜进行了改革,宗教活动合法化,并被组织成伞式组织。朝鲜基督教联盟经营两个教堂。教区居民是真正的基督徒,并积极实践他们的信仰。(Schmitz, 2021年) 因此,他们不被允许成为执朝鲜劳动党的成员,而是经常在社会民主党中组织起来。已经与韩国代表团举行联合会议,一起举行礼拜和唱赞美诗。(Daily NK, 2017年) 许多新教信徒似乎来自精英阶层,而普通的朝鲜人不知道他们的活动。一个指标是该组织及其教会在朝鲜的普通出版物中几乎没有提及。此外,政党控制成员资格和教堂服务出席率。(Tan, 2015年) 朝鲜严格禁止在未经国家同意的情况下建立宗教社区和任何形式的传教活动。(Schmitz, 2021年) 朝鲜基督教联盟官方的目标包括保护基督徒的权利和自由,与社会团体和政党交往,参与国家繁荣发展,为国家统一服务,为世界和平与正义工作,以及为家庭教会培训领袖。(韩国民族文化百科字典, 2009年) Seliger (2013年)假设朝鲜本身在边境城镇建立家庭教会,以便控制宗教活动。所以政府和执政党的好处也应该在敬拜中宣扬。我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应该确保对政府的忠诚,同时朝鲜尝试对宗教进行小范围的开放。因此,朝鲜基督教联盟不是非政治性的,并支持政府的官方路线。金日成说了宗教是一种反动的、不科学的世界观。 所以官方的国家意识形态与基督教教义是不相容的。(韩国民族文化百科字典, 2009年) 但是政府经常在公开场合强调,基督徒为祖国做了很多事情。(也看Seliger, 2013年) 2018年4月27日,朝韩两国新教代表人发表了《板门店宣言》。(基督教日报, 2018年) 朝鲜基督教联盟的平壤神学学校从1972年到1995年教了長老宗。1995年南朝鲜的基督教大韩监理会(循道宗)帮助神学校的运作。所以我认为这个学校现在为循道宗顺应。 朝鲜天主教协会代表朝鲜的基督教天主教的信徒。它在1988年成立了。1980年代前天主教在朝鲜不合法了。国内的天主教不是罗马化而朝鲜化的。朝鲜不是唯一的非罗马教会,世界上还有其他国家拥有自己的各种天主教。2018年,金正恩邀请天主教教皇进行正式访问。(BBC, 2018年) 朝鲜约有3,000名天主教徒和一座天主教堂。(YNA, 2018年) 周末,大约有 70 至 80 名天主教徒聚集在教堂,在重大节日期间,会众有大约 200 名信徒参加教堂礼拜。(ibid.) 参加教堂的人是真正的信徒,没有演员。1949年在朝鲜最后一位罗马化主教洪龙浩消失了。直到今天,他的命运仍然未知。 只有那些具有罗马天主教背景的家庭才被允许重新加入宗教,并且只有这些家庭的后裔才能成为天主教徒。 不接纳新成员。朝鲜政府还派了几名学生去罗马学习天主教。这可能是 2010 年代放松政策和改革的一部分。 平壤贞柏寺院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唯一的俄罗斯东正教教堂。它由朝鲜正教委员会运营。每周六和周日定期举行服务。 尽管有四名朝鲜人被派往莫斯科学习东正教神学,朝鲜当地没有东正教信徒。参加教堂礼拜的人大多是居住在平壤的俄罗斯人。德国媒体称,这四名学生在被选中受洗之前曾为朝鲜情报部门工作。据报道,朝鲜正教委员会会长一开始很难接受基督教,但他别无选择。 自 2019Continue reading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宗教情况] 朝鲜宗教的概括(二):基督教”

Socrates: Serving the community

“Part of the fascination of Plato’s Apology consists in the fact that it presents a man who takes extraordinary steps throughout his life to be of the greatest possible value to his community but whose efforts, far from earning him the gratitude and honour he thinks he deserves, lead to his condemnation and death atContinue reading “Socrates: Serving the community”

Which opinions should we take into consideration?

“Socrates: But, my dear Crito, why do we care so much for what most people think? For the most reasonable men, whose opinion is more worth considering, will think that things were done as they really will be done. […] By taking up first what you say about opinions and asking whether we were rightContinue reading “Which opinions should we take into consideration?”

We are always received by God, because God is Infinite Love

“Can you believe that when the poor sinner longs to return, longs to forsake his sins, the Lord sternly withholds him from coming to His feet in repentance? Away with such thoughts! […] The great heart of Infinite Love is drawn toward the sinner with boundless compassion.” Ellen G. White: Steps to Christ, 1892, ChapterContinue reading “We are always received by God, because God is Infinite Love”

Overcoming our alienation with God

“The whole heart must be yielded to God, or the change can never be wrought in us by which we are to be restored to His likeness. By nature we are alienated from God.” Ellen G. White: Steps to Christ, 1892, Chapter 5. This is the actual meaning of the story around Adam and Eve:Continue reading “Overcoming our alienation with God”

A discourse about yoga in the context of religion and philosophy

“For good health and happiness, there are many recommendations for starting a good day, but you may not have the time to do any of them. Still, there are many benefits if you do what you can.”  Nene Z: 良い一日のスタート③ ヨガ. Happy Body Happy Mind, 12 January 2022. As such, Nene Z has three suggestionsContinue reading “A discourse about yoga in the context of religion and philosophy”

Timo Schmitz being published in Susi Bock’s “The Short of It”

Originally posted on I Write Her:
Zoltan Tasi – Unsplash No one can hurt you again I feel you in my veinsOne touch ahead,Don’t get mad,I protect you!  Toxic or not? We are never on the same level,yet we need each other so much,is it toxic or did we lose sense– for compromises?  I want…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宗教情况] 朝鲜宗教的概括(一):佛教和天道教

作者:Timo Schmitz (德国)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官方有宗教自由。朝鲜的媒介说明今天的信徒在不同的宗教组织中过着自由的宗教生活,同时为国家的繁荣和国家统一的神圣事业做出贡献。但是真实的情况其实都不同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没有宗教自由。一个美国的报告指出:“朝鲜当局严厉禁止除了跟政府有关联的公认团体之外的有组织的宗教活动,虽然在国家管理的教会上进行弥撒,但包含着支持体制的政治内容。”(引自 DailyNK,2010年)12年后情况仍令人担忧。因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视宗教自由为重要利益并置于国家保护之下的情况不同,朝鲜完全是面向唯物主义的主体思想的。主体思想教无神论。事实上,基督教在朝鲜被描绘成帝国主义的延伸。公民没有机会自由地了解宗教。拥有圣经实际上是被禁止的,所以人们没有机会阅读上帝的话语而不担心自己的生命。 但是,也应该看到,朝鲜肯定有宗教机关。每个官方认可的宗教群众组织都必须参加朝鲜宗教徒协议会。那个协会包括朝鲜佛教徒联盟、朝鲜天道教会、朝鲜基督教联盟和朝鲜天主教协会。(新成立的朝鲜正敎委员会也许也是成员。) 该组织为社会主义建设和国家的独立、和平统一而斗争。 此外,它促进和平,反对核武器。(Uriminzokkiri [a]) 朝鲜佛教徒联盟代表朝鲜的佛教徒。朝鲜佛教徒联盟中央委员会委员长沈相镇说了:“我们佛教徒在建设和平与繁荣的和谐世界事业中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保护、继承佛法并把它很好地体现在不断发展的现实之中。在实现佛教的生存和发展、和谐世界建设的事业中,培养佛教徒、译经、广泛普及佛教是一项最基本的任务,为此,我们要保护、继承、研究发展我们的法宝——大藏经。[…] 今天我国很好地保护和保存了我们佛教徒和人民的光辉的法宝、佛法的丛书——八万大藏经。”(沈相镇,2015年)因此,佛教主要作为一种文化遗产,朝鲜悠久的佛教传统和由此产生的教义或多或少是为了作为反对帝国主义的武器。宗教关注和政治事业似乎有很强的融合性。可是朝鲜的佛教徒真正修行佛法。他们有多少自由尚不清楚。 自 1945 年成立以来,该协会一直致力于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和佛教教义。从一开始,它就由在朝鲜半岛分裂之前一直在修行并广泛研究佛法的佛教徒组成。作为一个宗教组织,他们本来是自给自足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任何宗教的实践都变得更加困难,所有的协会都变得一致。1972年9月4日,参加祖国统一民主阵线组织后该朝鲜佛教徒联盟得以恢复其活动。从那时起,佛教被提升为文化遗产,主要是因为它是朝鲜文化的一部分,不被视为外国遗址。在 21 世纪初,该国可能仍有超过 100 万佛教徒。(Alton & Chidley, 2013 :79) 然而,虔诚的佛教徒人数在过去 20 年中可能显着下降。我觉得关于宗教信徒的数量,Alton和Chidley 给出的统计数据非常不可靠。 安淑和朴泰浩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佛教具有重大的精神意义。 朝鲜天道教会代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天道教徒。天道教是一个朝鲜半岛本地的宗教。朝鲜的天道教及其组织与致力于天道教的政党密切相关。如果相信Alton和Chidley的信息,天道教是该国仅次于萨满教的最广泛信奉的宗教。他们写了朝鲜会有320万信徒。但是统一新闻在 2015 年写到,朝鲜的 天道教徒数约为 13,500 人。 “从宗教的角度来看,朝鲜与国教‘天道教’的关系比与外国宗教的亲和性更大。 从这个意义上说,天道教与后金日成和金正日的朝鲜政权有着深厚的团结,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有着密切的关系。”(统一新闻,2015年)朝鲜天道教会在1946年2月1日成立了。一方面,天道教与政府的关系非常友好。另一方面,朝鲜政府对他们总是有很大的不信任,因为这个宗教非常民族主义的,并且朝鲜政府怀疑天道教高层与韩国政权有密切关系。出于这个原因,天道教会也被同步了,到 1950 年代末实际上已经消失了。它在 1970 年代重新建立了,但实际上是从属于朝鲜天道教的政党的。那个党是国内最重要的政党之一。即使因为缺乏民主而几乎没有机会参与政治,但它尽可能从宗教角度支持民族自决。党的基本纲领是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支持政府把朝鲜建设成富强独立的国家。1993年10月,朝鲜和韩国的天道教代表团在北京一家酒店首次会面。因此,通过了联合交流的五点计划。可是因为韩国和朝鲜的关系在短时间的被​​拖累了,那两国的天道教会议的联系也被停止的。关于现代的活动一个宣传报道说:“天道教青友党中央委员、朝鲜天道教会中央指导委员会委员参加了全会。[…]  他们强调,朝鲜全体天道教徒要牢记时代所赋予的重大任务,坚持自力富强自力繁荣旗帜,只靠自己的力量果敢冲破地上天国、社会主义强国建设前进道路上的一切困难。”(今日朝鲜)群众组织因此有助于成为抵御外国侵略的盾牌。这是因为它的民族主义倾向和来自深深信念的檀君崇拜。朝鲜当然是一个民主严重赤字的国家,但西方国家尝试贯彻强制开放和改革的政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西方过去的殖民优越感。在当今多元化的国家世界中,每个国家都必须以自己的方式民主化,走自己的路。 天道教是唯一获得政府优惠待遇的宗教,因为为自己的权利而战的农民在建立它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为后者看看Schmitz,2020年)天道教起源于 19 世纪中叶的朝鲜。 它首先被称为东学,以区别于新引进的西方宗教,尤其是天主教。(Uriminzokkiri [b])在实际上包含基督教元素的改革之后,东学1905年更名为天道教。关键的教义是人是神。(Uriminzokkiri [b])因此,人是接受精神的高贵存在。天道教了解儒家的教学是人与上帝的关系,人要通过遵循天命之道而成为圣人。(New World Encyclopedia)崔濟愚教了他的道几乎与孔子的道相同。他认为他时间的儒学偏离了孔子的教义,所以崔濟愚以为了上天托付他去传授孔子及其弟子所启示的天命让所有人知道。(ibid.)我自觉得天道教徒信上帝是像今天廖凯原的教导方式中内在。天道教的改良力量也寻求与共产国际结盟。(金日成,1993年:128) 此外,他们成立了一个紧急最高革命委员会的天道教委员会,试图与共产国际官员进行谈判。(ibid.) 今日,朝鲜天道教会委员长也主持朝鲜宗教徒协议会。 文学: Alton, David & Chidley, Rob:Continue reading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宗教情况] 朝鲜宗教的概括(一):佛教和天道教”

What does it mean to be pretty?

“I like the word ‘pretty’ in Japanese. It has the meaning of ‘clean’ and also the meaning of ‘beautiful’. I like pretty people, and I want to be a ‘pretty person’. In my dictionary, a ‘pretty person’ has nothing to do with good-looking guys or beautiful people. Instead, it is a person with clear eyesContinue reading “What does it mean to be pretty?”

Don’t give in for the people who are jealous of you!

“Euthyphro: […] they are jealous of all such men as you and I are. However, we must not be disturbed, but must come to close quarters with them.” Plato: Euthyphro, 3c. Translated by Harold North Fowler. Plato in Twelve Volumes, Vol. 1.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1966. Many people tryContinue reading “Don’t give in for the people who are jealous of you!”